主页 > www.881883.com >
代孕中介100万包生男孩 中年夫妻代孕出错双胞胎非亲生
发布日期:2019-08-23 06:51   来源:未知   阅读:

  内容提示:这是一对代孕的双胞胎男孩,但是并没有人知道他们的亲生父母是谁。移植出错导致代孕的竟然不是委托人的胚胎。为何关键的胚胎会弄错,为何代孕中介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儿,这个地下行业究竟有多混乱,本期节

  内容提示:这是一对代孕的双胞胎男孩,但是并没有人知道他们的亲生父母是谁。移植出错导致代孕的竟然不是委托人的胚胎。为何关键的胚胎会弄错,为何代孕中介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儿,这个地下行业究竟有多混乱,本期节目为您揭晓。

  解说:为何关键的胚胎会弄错,为何代孕中介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儿,这个地下行业究竟有多混乱,本期节目为您揭晓。

  姜楠(主持人):代孕也就是借腹生子,是指运用医学技术手段将胚胎移入到有生育能力的女性的子宫之中,来代替他人完成孕育分娩新生儿的行为,在中国目前不孕不育率已经达到了12.5%到15%,这就意味着每8对夫妻中就有一对不孕不育,很多人不得不铤而走险,选择代孕这样的方式来生下孩子,但是目前在中国代孕仍然处在灰色地带,还没有任何一部法律对代孕这样的行为予以更加明确的规定,除了在2001年2月,卫生部所颁布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中规定,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配子合子胚胎,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近年来国家相关部门多次联合采取专项行动,来打击代孕行为,在短期内代孕行为得到了一定的遏制,但是在其背后依然暗流涌动。

  解说:2015年11月的北方小城,天气格外寒冷,天空飘着淅沥沥的冬雨,一个年届五十名叫张英的中年女人怀里抱着一对出生未满三个月的双胞胎男婴,她要帮这两个孩子找到他们的亲生父母。

  张英(代孕中介老板):就是出现了俩大小子,那我俩大小子他是活生生人,不是钱的问题,那这俩孩子你安排给谁。

  张英:还没想过,目前还没想过,还没到那一步,就是送人送给谁呀,送给哪些人呐,你辨别哪个是爱心呐,哪个是,哪个是假爱呀。

  解说:这不是两个普通的孩子,他们是通过代孕的方式来到这个世界上的,至今身世成谜,张英不想把孩子送人,也不想送到福利院。

  张英:你凭什么要我一下给福利院,我凭什么放心给福利院是不是,当然我给福利院了就没事儿了,大家你好我好大家好,我凭什么呀我赔了多少钱,我打下牙往肚子咽,但是我想这活生生俩大人,凭什么不给人找到父母啊,能找到为什么不给人找啊。

  解说:为了这两个孩子,张英不惜冒着风险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张英,河北沧州人,在代孕行业经营三年后,原本打算放弃这桩来钱块的偏门生意,然而最后一单生意却拖住了张英离开的脚步,2012年5月,远在河南的李丽夫妇与身在广州的张英取得了联系,当时李丽夫妇已经育有一女,但仍想要个男孩儿,由于40多岁自身生育有困难,他们冒险选择代孕,经检查李丽夫妇的精子和卵子都正常,符合代孕条件,于是在张英的安排下,他们在广州白云区的某家医院成功培育了胚胎。

  张英:前期做的促卵,线号,然后手术的,那个前期她要预付十万左右,包括医院的手术费啊,代妈预定费啊,还有我们运作费啊,七七八八这些个,然后就手术就成功之后,就有几管胚胎,当时医生通知我的是五管胚胎,名字呢也是李丽的名字。

  解说:根据张英所在的代孕中介的安排,如果没有意外,一年多就可以走完代孕流程,李丽夫妇就可以抱到属于自己的孩子,然而中途却出现了意外,因为利益纠纷负责手术的医生和另外一位负责冷冻胚胎的医生发生了矛盾,手术只好中止。

  张英:肯定是闹矛盾了,闹了矛盾就很大,我们完全可以说把这个胚胎弄走吧,他不让啊,那你说我们要硬弄走,威胁似的弄走也行,但是他些许的给我们做个手脚,你说我们那个胚胎不就完了嘛。

  解说:其中的一位徐姓医生把冷冻胚胎从广州转移到了惠州的仁康医院,由于技术不成熟医院只好将胚胎冷冻搁置,两年后张英听说徐医生换了手术医生,也有了成功案例,于是就又联系到徐医生把之前暂停的这单代孕业务重启。

  在今天凌晨结束的一场比赛当中,那不勒斯客战目前排名垫底的贝内文托。上半场,因西涅射门中楣,梅尔滕斯精彩挑射破门首开纪录,下半场,卡列洪助攻哈姆西克扩大比分,主队获得点球后又被取消,梅尔滕斯伤退。最终,贝内文托0-2那不勒斯,那不勒斯获得意甲7联胜后继续领跑积分榜;

  张英:当时呢就跟他打电话,真的是语重心长,我说徐主任这些客户都不容易,他们都是真是千叮咛万嘱咐的,我说你哪怕上哪儿去,给借点儿好一点的医生,会的给移,别让那个新学的那个还没怎么,移一个不成移一个不成,我说我赔钱没事儿啊,我说人家这个胚胎都挺珍贵的,一旦没了我真的没法交代,一旦做失败了。

  解说:虽然张英也知道代孕非法,但是在高额利润的驱使下,她根本停不下来,于是很快帮客户找到了合适的代孕妈妈,并于2014年12月22日,正版管家婆马报彩图,前往惠州进行移植手术,手术很成功,后来代孕妈妈怀孕了而且还是双胞胎。

  张英:刚怀的时候是很高兴,是很高兴因为她也挺坎坷的,也挺不容易的,年纪也大,反正挺高兴,但同时她也有个疑问,怎么这一次一下怀上两个呀,所以说呢她给了前期的钱,后期她就要求不给了,等亲子鉴定完了再给,我当时就答应了。

  解说:2015年8月13日,一对代孕的双胞胎男孩在广州某家医院呱呱坠地,这让人到中年求子心切的李丽夫妇如愿以偿,就在李丽夫妇代孕中介老板张英和代孕妈妈小潘都在为这次合作感到高兴之际,这时更加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张英:小孩儿出院之后,客户带着去做鉴定,结果她说不是,当时我有点儿不信,然后以为是客户在开玩笑啊什么的,那客户也是很着急呀,自己就声音都变了,我一看这不是玩笑,然后她就又做了一次鉴定,还是不是,不是,这肯定这个孩子是,真的是做错了移错了。

  解说:鉴定结果显示,双胞胎男孩与李丽夫妇俩均没有任何血缘干系,这让张英大吃一惊,做代孕生意多年的她从没有听说过亲子鉴定出问题的,而得知双胞胎并非亲子,李丽夫妇极为不满,拒绝继续抚养,他们把孩子留在代孕中介也没有支付相应的费用,直接向张英提出了索赔。

  张英:一看不是人家的,人家连接手都不会接手的,下面的问题就是跟我谈钱,谈她的胚胎,这个也是在情理之中,主要是客户着急我也着急,但是这些年了遇的事儿太多了,着急也没有用,这是没有用的事儿了着急,然后呢就给客户一部分补偿,一部分补偿,然后叫她先回去。

  和本山传媒的其他演员不同,于月仙是中戏毕业的专业演员,虽然是赵本山的小姨子,但是于月仙获得姐夫赵本山认可的这条路走的并不容易。赵本山一直以为于月仙演戏就是玩玩闹闹的。为了考验于月仙的演技,赵本山在《马大帅2》特地给于月仙写了11场戏,但却是个小龙套——一个不会说话的哑女。于月仙当时已经演了很多年女主演,但是她说没关系可以演这个角色。于月仙也没有小瞧这个龙套角色:“没有台词的表演是最难的,全部靠肢体、眼睛、内心,而且聋哑人有自己的手语,特别丰富。为了这个角色我自己还跑到一个聋哑学校体验生活好多天。”

  解说:中介老板张英百般无奈,只好拿自己的钱支付了代孕妈妈20万的酬劳,并在广州租下了房子,请了专人照看这两个孩子,然后匆忙赶到了做胚胎移植的惠州仁康医院。

  张英:去了之后呢,那会儿大门是锁着的,然后那保安说,说他们在一个月之前,这里就没人了就关门了,真的假的我不知道,也许他们在晚上偷偷摸摸做,本港台开奖现场结果,然后就没人了,没人了然后也找不着地儿了。

  解说:手术虽然成功了,但却摆了个大乌龙,代孕环节出现离奇疏漏,张英试图找到出错的原因,她第一个念头就是联系当时的两位医生核对此事。

  张英:问他们,然后就说这个事儿不知道,不知什么原因,我说还有那个移植的,就是原来那胚胎那个记录还有吗,当时那个就是那个负责人,那个叫徐小洋(音),徐小洋就说那个没有了,原来分家的时候在宁审仪(音)那个医生那里,我打电话问宁审仪,宁审仪就说在徐小洋那里,连这个事儿他们就互相就那么扯片儿。

  解说:胚胎冷冻了近两年,在经历了合伙人之间的纠纷后,此事的李丽夫妇的胚胎资料仅剩胚胎试管外的一张标签,除了李丽的名字外再也没有更多的内容。

  张英:我上哪儿问去那么多,现在都是新人换旧人,旧人换新人的,我上哪儿问去呀,我问他们医生都不跟,同行凭什么告诉我呀。

  解说:代孕妈妈小潘也表示,移植前曾多次核对胚胎登记信息,确认与之前冷冻登记的姓名李丽是一致的,不可能在移植的环节拿错胚胎,张英只好继续为此事四处奔波,跟各个环节相关人员进行核实,但最终还是没有搞清楚胚胎是怎么弄错的。

  张英:按正常来说应该是不难找的,因为它那个时间点,做的不是很多,涉及的人不是很多,就说当时那个时间段,跟这两个医生打交道的客户也不是很多,完全应该可以找到就是两个医生,但凡有责任心的是可以给找到,但是到现在还是很渺茫,没有一点眉目。你给我找多烦呀,你让我赔多少钱呀,你让我赔多少钱。

  解说:两个生命在这桩生意中成了多方纠缠不清的利益筹码,由于涉及各方利益哪一方都不愿意承认出错,再加上代孕本身非法,出了问题更是没有人愿意站出来承担责任。

  话说回来,如果真是因为想红才出此下策,还是值得肯定的,这阵线拉了六年,也算是坚持不懈了吧。

  张英:你凭什么不给人找着父母,你圈子那么小,就是他有时间他能排查,很容易排查,她那一阶段跟这两个医生有过交集的两个客户,那个时间段那个名字,那很容易排查的,但是他不管你有什么办法,负责人不管,逃掉躲避,包括人家客户自己的事儿,也可以解决了,那人家她的胚胎到哪里呢,就像一根绳一样解开它,她的那个也自然的就出来了,可是就没人给解。

  解说:据张英反映,两个医生一个不接电话,另外一个手机也关机,准备移民了,寻找这两个孩子亲生父母的线索彻底中断了,到底哪个环节出错,再三追溯成了一桩无头公案。

  但“凤爪女”每一次都逃脱了法律的制裁,不需要位自己的不文明乘车行为付出任何代价,只是被大众予以道德谴责,在网络上进行批评和唾骂。这意味着“凤爪女”不文明乘车行为实质上处于零成本状态,当然就对“凤爪女”的不要脸行为起不到应有的威慑作用。这次“凤爪女”在北京地铁上我行我素,不听其他乘客劝阻,继续乱吃食品、乱扔垃圾,遭到警方给予行政拘留的处罚,实属活该,为各地公安机关处理“凤爪女”这类不文明乘客开了一个开头。

  解说:为了这两个孩子,张英不得不揭开她的过往,她说自己从事代孕中介业务,长达6年之久,算是广州最早的代孕中介之一,最初她是从电视剧里了解这个行业的。

  张英:那时候我这人,就是特别想有个超前的意识,就看那个电视剧连续剧《卵生兄妹》韩国片,看里面有一个代理孕母,中国没有这个行业,应该这个行业还是挺超前的,挺新鲜的,而且也有市场的那么一个行业,我翻就翻代理孕母这个词儿,上头说价位啊,是八万是怎么样的,有可做性嘛。

  解说:随后张英查找了相关资料,通过网络联系到一个自称为中国代孕之父的吕某,张英就自报家门去北京给吕某当助理。

  张英:他说你给我找代孕妈妈,就替他找了几个,看着挺诚恳的,就领到那边去检查身体呀各方面,他们那边就是很需要就抢手,后来有一个就一下很顺利就怀上了,然后双胞胎,然后我对这一行就有信心,钱还是挺诱人的,然后确实有好几个报名。

  解说:有了成功的案例后,张英就决定正式踏入这个行业,她主要是通过在报纸和网络上发布信息招聘代孕妈妈,2009年招聘一位代孕妈妈的费用大约是10万元。

  “全能神”为发展教徒所传发的非法刊物《关于传福音工作的原则》中写道:“如知情人带路、拉关系、交朋友、爱心感化、建立感情、软磨硬泡等行之有效的方法要坚持长期使用,到必要时还得会用绝招。为使人得到拯救,必须不择手段。”“全能神”发展教徒和传教所使用的“绝招”和“不择手段”,不外乎有拉关系、关心感化、送钱送物、女色诱惑,甚至暴力殴打、非法拘禁等。成为“全能神”信徒后,那些高学历的人也很难禁得住“全能神”的蛊惑和劝诱。

  张英:那时候很难找,因为你这个行业需求量虽大,你是隐蔽的让人不知道的,不理解的,刚开始的时候,还进俩大学生呢,档次也比较高,因为那时候好像只有这些个有文化呀,有点儿头脑有个超前意识的,好像她才理解这个事儿,她才觉得这个事儿不是骗人的,没文化的,你要跟她说这个,她觉得你这是做传销的,或者是卖人的。

  解说:积累了相关经验后,2009年张英南下广州开了一家代孕中介,据张英介绍说五六年前广州代孕行业进入了快速的发展阶段,代孕妈妈极其紧缺供小于求,各大代孕中介也都在重金挖人,在代孕妈妈群体中也曾一度出现了极为混乱的局面。

  张英:一开始她们觉得抱着很坎坷的心态来这个行业,会不会给我钱呐,会不会那个到时候坑我呀,她很担心的那个状态过来了,钱没有问题还宝贝,然后呢又网上又兴起什么呀,你介绍一个他们给你多少多少钱,然后就形成什么呀,那个老油条各个网站去钻,报名到那宿舍一弄把她三四个勾走了,卖到那个网站,一个5000一个5000,一个5000她就干这活儿,有的呢就是我拿了工资,拿了几千块钱走了,有的她移植都不给你移植,她移完了之后她带着那十多万的胚胎走了,她都良心都丧尽都达到这个,不像那个报纸上编的,代孕妈妈多么可怜,代孕妈妈是,大错特错。

  解说:在广州站稳脚跟后,不久张英成了这个行业的资深人士,她也有自己的一套商业规则。

  张英:什么人都可以混进来,一旦混进来又没文化又没底线的这些人她什么事儿都做,再缺人也不能要网上报名的,我只要那个在我这儿做成的,然后你介绍来我宁可给你多少钱,确实坏事,而且搅和地你这整个的一个宿舍里的人,她都跟着学坏了,我一开始光给她一个生活费,等移植之后我全部给补上,因为移植时,她那个就看出来,她是真的做,不是真的做了。

  解说:张英告诉我们,她做的第一单生意是两对,结伴而来的东莞客户,第一单生意她就挣了将近30万元。

  张英:问题是我一下都做成,而且谁都是如愿,也增加了我的信心,我觉得真的是成功率很高的。

  解说:张英指出,那时候代孕行业还处于野蛮生长阶段,在她居住的小区周围,有几十家代孕中介,人声鼎沸,每天前来做手术的客户和代孕妈妈络绎不绝,地下医院里,热闹混乱的场面难以想象。

  张英:天天一弄弄几十台,它比那个三甲医院,那个大医院他见的都,就是练手练的都多呀,有的那个在三甲医院做的那个,那个客户跟我们学,哎呀,太快了,一会儿一个,一会儿一个手术,三甲医院正规,做的什么消毒啊,一遍啊又一遍啊,他这个又赶时间,蹭蹭蹭的,太多太忙了,一个大楼道拥挤不堪那时候。

  解说:流水线般的胚胎制造,饱受诟病的子宫出租,这个行业的一切源于一个原始的欲望,不惜一切代价想要个孩子,那么什么样的女性愿意怀胎十月,一朝分娩后,将孩子转卖他人呢?

  张英:在社会上卖力气干活,干工作,按点上班,早起完走的那种,她工作她受不了这个苦,她觉得做代孕,又不用她干活,一天到晚的上网玩,也没事儿干,反正就是生产的时候痛苦,有这样懒的,好多都是那种结了婚,婚姻不太幸福,带着孩子,确确实实挺苦,需要这笔钱,这样的人。